這部并不完整的漫改動畫,有生之年都不會再看到第二季,卻是無數二次元無可替代的入坑作!

加油娜娜酱 2022/09/12 檢舉 我要評論

我想,每一位動畫觀眾,應該都有自己的「入坑作」。

這個「入坑作」,帶著還是萌新的我們邁入了ACGN的領域,從此一入宅坑深似海。

如今我也算是個閱番無數的老二刺螈,優秀的動畫自然是已經看了不少,就連足以被我稱為「神作」的動畫,也快兩只手數不過來了。

然而,即便如此,我卻依然忘不了那個帶我入坑的動畫。

即使它不是那麼優秀,即使它的結尾姑且算是半路腰斬,而且有生之年都不太可能看到第二季。

這部動畫,就是——

《潘多拉之心》

我與這部動畫的邂逅,始于一個如今幾乎已經被遺忘的二創體裁——MAD。

MAD,或者說AMV,簡單地說就是二創作者為一首歌做的MV,只不過這個MV的視訊部分來自于對動畫的剪輯。

而把我騙去看《潘多拉之心》的,正是這部動畫的名曲 《every time you kissed me》的MAD。

經過了互聯網浪潮的無數次淘洗,許多上古資源都淪落至搜索引擎無法觸及的角落,當初吸引我入坑的這個MAD也一樣。

不過,即使沒能找到原片,即使這已經是10年前的事情,這部MAD依然在我腦海中留有一些印象:

哥特式美術風格、陰暗與華麗并存的畫面、在深淵中掙扎的人物、配上這首歌絕美的歌詞~

因為寫這篇文章,試圖去找回當年的回憶無果的我,多少也算是親身體會了《fate stay night》的fate線中士郎最后的感受。

「有一天我可能會忘記她的面容、她的聲音,

但我不會忘記曾經愛過名為saber的少女的事實。」

總之,《every time you kissed me》這首由當打之年的梶浦由記作詞作曲的歌曲迅速地俘獲了我。

我想要去了解,在這樣的歌曲背后,究竟藏著一個怎樣的故事。抱著這樣的心態,我找到了《潘多拉之心》的動畫,由此走進了ACGN的大門。

如果要我用一個詞來形容《潘多拉之心》的故事風格,那一定是 「黑童話」

貴族少爺和他忠心耿耿的侍從、有著童話女主角通用名字「愛麗絲」的女主、西歐風格的世界觀、隨處可見的茶會……

望月淳用這些童話中常見的意象,向讀者呈現了一出殘酷的戲劇。

貴族少爺奧茲在成人禮上被人推入懲罰罪人的牢獄異界阿嵬茨,而他的罪名是他的存在本身。

他本來僥幸掙脫,有機會對那人揮出一劍,然而,他最忠心的侍從基爾巴特卻以身擋下了這一擊。

因為基爾發現,這個將奧茲墮入阿嵬茨的人,就是奧茲的父親。

以莫須有的罪名被自己的父親親手墜入黑暗牢獄,沒有比這更殘酷的成人禮了。

在這個牢獄中,危險的靈體四處游蕩,即使奧茲天性樂觀、適應能力超群,也頂不住這些妖魔鬼怪輪番gank。

好在有一個少女外表、能夠說人話的靈體主動找上了他,要求和他簽訂契約,帶他一起從這個鬼地方出去。

契約完成之后,這個名為愛麗絲的少女解放了真身—— 一只巨大的黑兔子,以強大的破壞力帶奧茲突破了阿嵬茨的結界。

可是,奧茲與愛麗絲簽訂的契約是「違法契約」,奧茲胸前刻上了黑色的時鐘,當指針走完一圈,就是他墜入阿嵬茨底層之時。

而且,當奧茲從時間錯亂的阿嵬茨重回外界時,時間已經過了十年,太多的物是人非,也讓他無所適從。

愛麗絲想要找回自己缺失的記憶,奧茲也想查清他被父親親手墜入阿嵬茨的真相。

兩人一邊倒數著違法契約者的生命,一邊與專司阿嵬茨與靈體之事的組織潘多拉一起行動,展開調查。

隱約暗示的悲慘過去,甜甜蜜蜜的現在,猜不透的未來……有著童話主角之名的女主與騎士一般的男主,共同面對著這一切。

一部能成為「入坑作」的動畫, 不一定完美,但它一定有著極為鮮明的優點,能夠展現ACGN特有魅力的優點。

《潘多拉之心》第一吸引我的地方,并非是劇情、立意這類深刻的東西。

它最開始讓我挪不開眼就因為一個原因—— 人物美型

男主奧茲是弱氣金發美少年,他的基友基爾巴特是高冷酷哥,而女主愛麗絲更是重量級。

一頭長可及腰的黑髮,紅色的大衣長擺如披風,白色的長筒靴更顯她腿長,最重要的是,她還是川澄綾子配音。

就算是《潘多拉之心》中的配角,也基本人均美少年/美少女。

我是順著MAD才找到這部動畫,自然,《潘多拉之心》的音樂也是我心目中的白月光。

那時的梶浦由記還沒給《刀劍神域》、《Fate Zero》等商業大作做音樂,曲風也沒完全定型,還有股「靈氣」在。

無論是把我騙來看動畫的《every time you kissed me》還是《Will》,都是我的心頭好。

在劇情上,《潘多拉之心》很擅長挖坑,靠一個個坑和懸念勾引著讀者,跟著主角們的視角一起探索這個世界。

在男主奧茲身上最大的疑點,莫過于那個跟他長得賊像、基本就等于他的成年版的杰克·貝薩流士。

這人是100年前的人物,還是被記載在歷史中的「英雄」,他似乎可以附身在奧茲身上,與奧茲疑似「前世與轉世」的關系。

而愛麗絲身上的懸念就更多了,首先,大多數靈體都沒她這麼眉清目秀,也不可能像人一樣交流,她這種存在方式就很奇怪。

她想要找回記憶,可是,她的記憶又似乎讓她感到痛苦,找回部分記憶的她一度陷入自閉。

同時,她還和阿嵬茨的意志有著一張幾乎一模一樣的臉。

然而,由于《潘多拉之心》動畫的腰斬, 這其中的大部分懸念,當時只是動畫觀眾的我注定無法得到答案。

看著這個不完整的故事,我只能嘗試著用自己的腦洞,去填上望月淳挖下的一個個大坑。

為何我要用「腰斬」來形容《潘多拉之心》的動畫呢?

出了第一季就沒下文的動畫很多,可是,像《潘多拉之心》這樣幾乎蓋棺定論不可能有第二季的,少之又少。

動畫的最后三集完全就是原創,與漫畫沒有一點關系,強行給動畫圓上結局的同時也堵死了動畫第二季的可能性。

負責《潘多拉之心》制作的XEBEC也已經消失,并入了sunrise。

原作漫畫早已結局,熱度也已漸漸降了下去,現在再搞第二季,也不太可能有什麼「拉動原作漫畫銷量」的商業價值。

這部動畫,就這樣斷在了一個少年與少女的旅途才剛剛開始的地方, 留給當年的我無限遺憾與好奇。

其實,理性地回頭看看這部《潘多拉之心》,這并不是一部特別優秀的作品,甚至都不能算特別對我胃口的類型的作品。

首先,這毫無疑問是一部女性向作品,bg(男女)向cp和bl(基腐)向cp基本對半開,帥氣的男性角色數量也相對較多。

至少對于現在這個死直男的我來說,bl向cp太多絕對是個減分項。

然后,這部作品中人物間的情感往往過于強烈,而前置的劇情鋪墊又過分地少。

奧茲與愛麗絲幾乎就是一見如故,一見面就貼上了,愛麗絲直接強吻奧茲完成契約,然后兩個人的互動就是一路甜到我發膩。

如果考慮到漫畫后面的劇情,那這作品里,因愛而瘋狂、走極端、毀滅世界的重量級選手更是數不勝數, 奧茲和愛麗絲這樣見面開貼的已經算正常人了

雖然在了解了奧茲和愛麗絲的真實關系后,我很能理解他們倆為何會如此親密無間、天然地將彼此視為最重要的人。

但是,當時只看動畫的我是怎麼入戲的呢?也許只能怪梶浦由記的配樂太好聽,以及像夏亞一樣自嘲一句:

「不得不承認,那都是因為年輕氣盛所犯下的錯誤。」

時隔多年,望月淳的另一部作品《瓦尼塔斯的手記》喜提動畫化,此時的動畫制作技術已有進步,望月娘的技法亦有精進。

而且,在很多方面, 《瓦》都有《潘多拉之心》的既視感。

按理來說,喜歡《潘多拉之心》的我應該同樣會喜歡這部動畫,可實際情況是,我根本沒能追完就中途棄了。

也許,對于每一個阿宅來說, 「入坑作」都有著特別的意義。

那時他看動畫口味還沒那麼挑,那時他也不懂什麼動畫的分類,只是這麼好看的畫面配著好聽的音樂就可以讓他滿足。

經年累月的宅齡,養叼了他的看番口味,看啥都想批判一番,唯獨對這個領他入門的動畫網開一面,常看常新。

當他回看那些熟悉的畫面、聽著那些曾經在被窩里回響的音樂時,他究竟在懷念什麼呢?

是那些再也沒有機會推出第二季動畫的時代眼淚?

又或是, 那段簡單快樂、卻又再也無法挽回的時光呢?
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